今天是:

您的位置:綠色經濟協會 > 協會要聞 > 正文內容
歐盟CBAM大家談01|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會長葛紅林:歐盟進口中國鋁材需給予反向碳排放補償。
協會要聞
IGEA
2023-09-22
1475 瀏覽

歐盟CBAM(歐盟碳邊境調節機制)將于2023年10月1日起正式啟動、2026年正式實施。歐盟CBAM將要求進口到歐盟的產品履行碳排放數據報告義務,并按一定規則征收相應的費用,覆蓋范圍包括“電力、鋼鐵、鋁業、水泥、化工、氫”6大行業。因此,CBAM也被稱為“碳關稅”。歐盟CBAM將對世界貿易格局產生重大影響,對相關產業鏈供應鏈產生沖擊。另一方面,也突顯了綠色低碳特征在國際競爭與合作中的重要性。 

作為綠色低碳領域的專業組織,國際綠色經濟協會在2023年服貿會中組織召開了“歐盟CBAM與中國產業雙循環主題圓桌會議”,眾多行業“大家”論道的觀點與方略,蘊含精髓與智慧。特整理分享以饗各界!

undefined

undefined

關于中國鋁工業的發展


鋁及鋁合金因良好的性價比,正廣泛起著以鋁代鋼、以鋁代木、以鋁節銅的作用,不僅應用于傳統工業的民生產業,而且不斷拓展應用于新能源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其消費量與GDP相關系數超過0.98。鋁工業屬于高耗能產業,能耗主要集中在電解鋁冶煉環節,每噸耗電超過13500千瓦,而鋁材加工環節的能耗占比大約8%左右。
中國鋁工業發展具有以下四個特點:
一是具有完整鋁產業鏈供應鏈的國家,是全球最具發展活力和規模最大的鋁產業聚集地。
受改革開放經濟拉動,中國鋁工業得到了快速發展:2007年起鋁產品產量和消費量持續位于全球首位;2022年電解鋁產量占全球64%。
二是全球現代鋁冶煉技術裝備策源地,實現了從落后到先進的巨大進步。
截至目前,中國電解鋁已經淘汰了全部落后產能,實現了提檔升級,全球最先進的600KVA的生產線率先在中國的民營企業魏橋集團實現產業化運行。與此同時,中國還向印度、阿塞拜疆、土耳其、馬來西亞等國輸出提供了電解鋁生產的成套裝備和技術。
三是實施法制化市場化的改革,實現了電解鋁產能總量控制和出口限制。
鋁行業自律確立了電解鋁產能4500萬噸調控天花板,通過實施產能等量置換政策,杜絕了盲目擴張;通過實施30%的出口關稅,基本杜絕了中國電解鋁的出口。
四是堅持綠色低碳發展,電解鋁電耗連續20年全球最低。
據國際鋁協統計,2021年中國、歐洲及全球噸鋁綜合交流電耗分別為13511千瓦時、15146千瓦時和14114千瓦時。2022年中國噸鋁綜合交流電耗進一步降至13364千瓦時。

undefined


關于中國和歐洲鋁工業的發展對比


(一)產量對比
電解鋁生產源于美國和法國。新世紀以來,雖然歐洲鋁消費量不斷增加,但電解鋁產量基本穩定在1000萬噸左右,消費缺口由進口彌補。2008年,中國電解鋁產量首次超過歐洲并不斷增長;2022年產量達到4000萬噸,是歐洲的四倍。

undefined

(二)中歐鋁材進出口對比
從2013年起,中國鋁材對歐盟出口呈現上升趨勢,2022年達到54萬噸,金額23億美元;從2010年起,中國從歐盟進口的鋁材呈現下降趨勢,到2022年降低到4.6萬噸,金額3.4億美元。

undefined

近10年來,中國對歐洲出口數量和金額,在起伏中,有所上升,而進口的數量和金額卻是變化不大。
(三)能耗指標對比
據國際鋁協統計,20多年來,中國電解鋁耗電量,即碳排放量,從1995年的16500千W/噸,不斷下降。繼2002年達到歐洲能耗水平后,已進一步下降至2021年的13500千W/噸。這歸功于中國政府和企業對節能減排工作的共同努力。

undefined

而在過去的25年期間,歐盟電解鋁生產的耗電量基本保持不變,出現了令人難以想象的“不進步”現象。
再細分看,歐洲噸鋁綜合交流電耗,即使2021年較低時,也達到15146千瓦時,比中國同期高出1600多千瓦時。按照歐洲年產1000萬噸計算,總的耗電量比中國的平均水平增加160億千瓦。

undefined

(四)用電結構對比
2022年,歐洲能源結構比中國更加清潔化。中國水電比例雖然略高于歐州,但中國核能、天然氣、再生能源發電比例遠低于歐州,導致中國煤電占比為62%,遠高于歐洲的16.7%。

undefined

值得指出的是,長期以來,歐盟將亷價的水電優先配置給高耗能產業,用于提高市場競爭力。而中國對高耗能產業用電,不僅采取不鼓勵政策,而且加大用電成本,遏制高耗能產業的發展。由此導致的雙方結果是:
歐盟是落后的高耗能電解鋁生產線配置了綠色清潔的能源,而傳統能源配置給了民生等其它領域,這也是歐盟的電解鋁被標上水電鋁(綠電鋁)的原因。并以此來對比中國部分企業的煤電鋁;
中國是先進的低耗能電解鋁生產線,配置了傳統能源和綠色清潔能源,而綠色清潔能源配置給了民生等其它領域,這也是中國的電解鋁不能全部被標上水電鋁(綠電鋁)的原因,部分企業的煤電鋁成為社會詬病。

undefined

對歐盟CBAM政策的幾點看法


(一)歐盟的當務之急是什么?
對歐盟鋁工業來說,歐盟各國政府的當務之急是必須充分意識到歐盟鋁工業在節能減排方面的落后局面,并采取實際行動加快淘汰落后的電解鋁產能,實實在在地降低生產過程的碳排放。首先應對歐盟超過世界平均能耗水平的電解鋁企業的產品,征收額外的碳排放費用,不論它使用的是水電、煤電,還是自建水電站的水電。如果對能耗指標優于歐盟的中國鋁材征收碳關稅,將實際產生打擊先進保護落后的作用,讓人不得不懷疑,是一種變相的貿易保護主義行為。
(二)將廉價的水電優先配置給高耗能產業,而不是民生領域的方向對嗎?
歐盟將廉價的水電優先配置給落后的電解鋁生產企業的做法,存在極大弊端,引領了錯誤的方向。在一定程度上,縱容和保護了落后產能,降低了企業技術改造的動力,導致歐盟電解鋁生產工藝水平整體上仍然停留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不少企業至今還運行著在中國明文列為被淘汰的落后生產線,極大損害了歐盟碳形象。
(三)歐盟是否作好了被反噬準備?
目前,中國已形成水電鋁產能1000萬噸,對于年出口歐盟50萬噸的鋁材量來看,很容易做到出口50萬噸的水電鋁加工材。 
 CBAM碳邊境稅的計算方式為:應繳納CBAM費用=CBAM證書價格*[進口產品碳排放因子(噸CO2/噸產品)-歐盟同類產品碳排放因子(噸CO2/噸產品)*歐盟產品免費配額比例]*產品量(噸)–出口國碳成本。
由于中國鋁材的能耗水平的先進性,中國鋁產品碳排放因子優于歐盟同類產品碳排放因子,實際應繳納CBAM費用將為負值。也就是說,歐盟進口中國鋁材需給予反向補償,不知歐盟是否作好了被反噬準備。
(四)歐盟應不應該對高耗能產業轉移到發展中囯家的歷史負責?
電解鋁的大規模生產起源于歐洲,隨著經濟全球化的發展,歐洲加快了高能耗鋁產業的產能轉移。比如,2022年,歐盟凈進口鋁及鋁材291萬噸,凈出口鋁及鋁材129萬噸。在享受發展中國家提供高能耗產品,滿足歐盟需求的同時,還要征收碳關稅,不僅是對歷史的不負責任,而且也不公允。
正確的做法是,歐盟應對內轉變消費方式,減少高能耗產品需求,同時積極履行消費者責任,幫助發展中國家提高節能減排的科技水平,乃至給予一定的補償。
(五)歐盟的高耗能原材料應該實現自給平衡嗎?
歐盟根據自身對高耗能產品的需求,首先應該做到自給自足的內循環,不應再希望由他國來幫助承接,若希望他國幫助承接,必須給予相應的碳排放補償。
中國鋁工業向歐盟和其它國家出口電解鋁的歷史已經翻過。我們希望歐盟的電解鋁生產盡快地實現自給自足,如果歐盟企業愿意技術改造、節能減碳、降本增效,中方愿意提供最先進的解決方案。
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實現“雙碳”目標,不是別人讓我們做,而是我們自己必須要做。我們將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內化于心,外化于行地繼續堅持綠色低碳發展,堅持科技自主創新,為全球高耗能產業的健康發展作出應有的貢獻。


0
  •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惠河南街1102號國粹苑C座F4層4028室
  • Copyright @ 2010-2018 igea-un.org All Right Reserved
  • Powered by 北京市朝陽區國際綠色經濟協會
  • 京ICP備16051411號
掃描二維碼
欧美亚洲中国日本韩国男人插|性生活视频国产精品|操人视频网站入口|天天干天天射天天爱